新闻动态NEWS

当前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成功案例

经济崩溃有很多种类型 这次消退是2008年的重演吗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1月7日,即便是不密切关注股市的人也知道,全球经济正在走弱,好像正在走向衰退。

  对那些跟踪股市的人来说,这些迹象是吉利的:10月份美股跟随寰球其余市场进入了一段尚未停止的连续下滑。

  同样严格的是,石油、银行和公用事业等关键行业以惊人的速度暴跌,达到2008年全球金融体系崩溃时的超卖程度。

  这些行业的崩溃发出了一个清楚的信号:寰球经济正走向一场潜在的重大衰退,在消退环境下,资产不会升值。因而,最好是当初就出售股票等危险资产,而不是当前再发售,并将资金转向美债等保险资产。

  实际上,美国家庭现在持有的美债比美联储还多——风险偏好产生了显明转变。

  其他很多经济衰退的指标也呈现在新闻中:美国汽车和屋宇销售以及全球商业都在下滑。

  美国正在重蹈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的覆辙吗?美股的大幅下跌断定让人想起2008年。实际上,12月份的降幅是10年来最大的。或者美股正在进入一种不同的衰退?

  假如美国正进入衰退,各国央行和政府能做些什么来减轻金融痛楚和损害呢?这些政策会起作用,还是会大失所望,让消退变得更糟?

  从新审视2008年的危机,理解危机的根源以及央行的政策是如何逆转全球金融滚雪球式的崩溃,是一个不错的思考起点。

  次级典质贷款市场崩盘中所蕴含的刑事敲诈故事是妇孺皆知的。然而,正如亚当-图兹(Adam Tooze)所指出的,这些丧失比2000年至2002年互联网泡沫破裂时的损失要小,那么,为什么次贷市场的崩溃几乎使全球金融系统崩溃呢?

  图兹指出了两个关键:

  到2008年,全球金融已经高度整合并发挥了杠杆作用——称之为高度连贯;用图兹的话来说,“美国跟欧洲金融之间的接洽异样严密。”

  非美国银行,尤其是欧洲的银行,大量借入美元,参加美国金融市场。当恐慌开始时,全球资本流动枯竭,除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度也纷纷效仿。银行不再可能取得以美元计价的信贷。

  跟着资本流动和短期贷款的枯竭,一场流动性危机开始出现:非美国银行无奈获得足够的美元来偿还债权。

  由于无奈借入美元,他们唯一的决定就是抛售美国资产,这种恐慌性抛售会打压美国股票、房地产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估值。

  这样一来,美国银行将被迫降落资产价格,宣布投资组合浮现巨额亏损,从而引发银行破产,从而引发银行挤兑。

  为了避免这场银行危机和美国股市、房地产市场的崩溃,美联储悄悄地向欧洲银行提供了数万亿美元的短期信贷,并与其余央行开放货币调换额度,以供给这些银行恢复流动性所需的美元。

  根据图兹的数据,从2007年到2008年,全球资本流动枯竭了90%,全球出口在9个月内暴跌22%。

  全球美元缺少和美联储提供数万亿美元短期信贷和美元货币互换额度的紧急政策的长期结果是,美元现在比危机前更具主导地位。

  美元现在是占全球GDP 70%的国家的重要商业货币,而2000年这一比例为60%。正如图兹所阐明的,“世界各国央行实际上变成了美联储的离岸部分,成为金融体制所需美元流动性的管道。”

  这种适度扩展、信贷、货币和政策反应之间的彼此作用是复杂的,所以总结一下2008年发生的事件:

  银行开端更多地依靠短期信贷额度,而不是现金存款。这使得它们在信贷枯竭时很容易陷入融资危机。

  当短期信贷枯竭时,这就是一场流动性危机:当信用良好的借款人无法展期他们的债务时,这就迫使他们清算计帐资产,恐慌性抛售进而使这些资产的估值崩溃。这种抛售提供了一种自我强化的反馈,通过收紧放贷和抛售资产来降低风险,从而进一步加剧危机。流动性危机的解决打算是,央行大幅开放信贷和货币互换的阀门,美联储就是这么做的。

  因此,流动性危机相对简单:提供紧迫信贷额度解决了最初的危机。而后,无力偿债的债务人可以被清盘,并有序地减记损失。

  但并非所有的衰退都与流动性有关。传统的商业周期衰退发生在信用等级较低的借款人失掉过多信贷,为投资于估值过高的资产提供资金的时候。

  随着向边际借款人/买家放贷的减少,资产会下降,而信贷紧缩和资产估值下降这两种情形会引发违约,从而进一步收紧信贷和自我强化的资产抛售。

  仅仅供应更多短期信贷并不能解决信贷/商业周期的低迷,只管它可能有助于保护信誉良好的借款人免于破产或贱卖资产。

  如果银行和影子银行局部的放贷者杠杆率过高,将估值过高的资产贷款发放给边际借款人,那么独一真正的解决计划就是减记坏账,并对价值降低的资产承担损失,从而去杠杆化。

  还有第三种衰退:信贷资产泡沫的破裂,如2000-2002年的互联网泡沫和2007-2008年的房地产泡沫。美联储和其他央行并不结束提供流动性;他们购买资产,为资产市场筑底,支持股票和住房等风险资产的再膨胀。

  有文章指出,全球金融体系存在巨大的一直定性。这反映在股市的剧烈稳固中,因为每次反弹很快就会被卖出,而信贷市场的困境也不问可知。

  这表明,市场参与者不再对央行对全球经济低迷的诊断及其应答措施的有效性抱有信心。如果各国央行和政府错误地判断了当前的经济低迷,它们的政策反应可能会让情况变得更糟。还有一种可能是,从前行之有效的政策,这次可能无法带来预期的结果。

  2008年的危机是由高度连贯、杠杆率过高的银行和估值过高的市场造成的,而以美元计价的信贷的流动性短缺加剧了这一危机。这些因素已经消失了吗?还是仍然存在现在的金融体系之中?可以说,银行降低了杠杆率,但全球金融的周密联系依然存在。从良多方面来看,股票和房地产等风险资产的估值与2007年至2008年的水平一样高。至于美元缺乏,许多人认为这仍是一个问题。

  如果当前的经济衰退是信贷枯竭的结果,即企业和家庭无力或不想借更多的钱,那么增加流动性就不会有效。

  如果当前的经济低迷不是流动性问题,那么央行除了直接购买股票和房地产资产、以足够大的数量对消咱们目前看到的大范畴清算之外,还不明确还能做些什么来坚持股票跟房地产的高估值。从前10年,主要央行对债券和股票等资产的直接购置支撑了资产估值,当初,美联储提高了利率并开始削减其资产负债表,美联储对高资产估值的隐性支持已经结束。

  用直接资产购买来救命市场的问题在于,正如图兹在文章最后指出的那样,央行不再有“不惜所有代价”的政治特权。他还指出,2008年中国不加入货币更换盘算,因此中国的信贷危机可能比欧美更难操纵。2008年信贷/流动性危机。到2015年,也就是三年前,中国企业已经借入了1.7万亿美元的外汇,其中大部分是美元。假设这一趋势持续到现在,咱们可能估计这一数字将超过2万亿美元——即使在像中国这样的大型经济体中,这也不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数字。

  看起来,当前的市场低迷以及隐现的衰退既不是2000年互联网泡沫(集中在科技范围的资产泡沫破裂的成果)的重演,也不是2008年全球金融崩溃和衰退的重演。

  能够说,当前的经济低迷与三种不同类型的经济衰退存在相同的特点:资产泡沫的决裂(如互联网泡沫和房地产泡沫的破裂)、信贷货泉错配和消除危险的恐慌举措(如2008年的经济瓦解),以及信贷和须要枯竭的典型贸易周期衰退。

  这将使央行、企业、投资者和家庭的分析和应答庞杂化。

上一篇:大势所趋 商业航天必将形成资本赛道

下一篇:没有了